公司简介
     代办业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杜康”商标战一场难以平息的战争
日期:2012年03月22日  文章点击数:

商标是企业的命脉。本该是同门兄弟的三家企业,几十年来都要拿出很大的精力来应付商标大战。在中国白酒行业,没有哪个商标纠纷案件像“杜康”商标大战一样,横跨两个世纪,并且其品牌归属是由法院的判决来认定的,时至今日,该案仍余波未息——

    2004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杜康商标争议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裁定准予汝阳酒厂的3个杜康酒系列商标注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整体上已构成近似,以普通消费者的注意力难以准确区分,足以造成混淆,国家商评委的裁定应予撤销”的判决。杜康官司经过马拉松式的裁定、复议、起诉、上诉终于落下帷幕。这起“杜康”商标纠纷似乎有了定论。但随后,河南汝阳酒厂又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申请了“汝阳杜康”商标,陕西白水酒厂也申请了“白水杜康”商标。对此,河南伊川酒厂均提出异议,并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目前商评委正在评审之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
    2005年新年伊始,关于“杜康”的商标战再次升温。1月,洛阳市工商局下达了对汝阳杜康生产的两批“杜康酒祖”的处罚通知书。伊川杜康举办新闻发布会隆重其事,称汝阳杜康“严重侵权”。“我们要依‘法’维权。”伊川杜康常务副总经理梁跃生信誓旦旦地表示。而汝阳杜康的一位人士则对此颇为不屑:“一场自我炒作的无聊闹剧而已,我们将会有新的反击措施。”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的一首《短歌行》使杜康酒名扬天下——
    早在公元前1900年前后的夏朝时期,杜康就发明了用秫米配制白酒的方法,古往今来,杜康被认为酿酒鼻祖,杜康酒也成了中国最古老的历史名酒,有“进贡仙酒”之称。而杜康其人的来历,却是后代争论的焦点。
    自从杜康在伊水河畔造酒之后,这一带的酒香始终未散。尤其是盛唐时期,这里的酿酒作坊更是星罗棋布,多不胜数。晋代的“竹林七贤”,唐代的大诗人杜甫、白居易都曾慕名而来品尝这里的仙水佳酿。
    后来,杜康酒渐渐式微。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古老的杜康酒才重新焕发了生机。相传当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这位首相向周恩来总理询问起杜康名酒,周总理当即请郭沫若介绍了杜康酒的历史,并承诺一定让田中角荣喝上杜康酒。之后,在周总理的提议下,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两家隶属于洛阳市的酿酒企业——伊川杜康酒厂和汝阳杜康酒厂以及陕西白水县先后推出以“杜康”命名的白酒,并在国内白酒市场上异军突起,三家酒厂创造了杜康酒的辉煌,不但国内紧俏,而且出口海外多个国家,曾经被国家主管部门多次授予各类荣誉奖项,三家酒厂均成为当地的利税支柱企业。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操儿子曹植的一首《七步诗》俨然是“杜康”商标几十年争斗的生动写照——
    鉴于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三家酒厂均以“杜康”命名,而未将“杜康”作为商标注册。而史籍记载笼统,没有说清楚杜康的具体出生地和酿酒所在地,这就为以后旷日持久的关于谁是杜康的传人的争端埋下了伏笔。
    1970年,汝阳杜康率先在河南省工商管理办公室登记注册。两年后,伊川也要求注册“杜康”商标,河南省政府下发文件《关于一家注册两家使用的通知》,确定伊川注册,伊川、汝阳两家共同使用杜康商标。1980年国家工商局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改进酒类商品商标的联合通知》,要求酒的商标应当同其特定名称统一起来。1983年1月,商标法开始实施,所有的商标需要在国家工商局注册。伊川、汝阳、白水三家酒厂先后以杜康传人的名义,申请在酒商品上注册杜康商标。自此,兄弟阋墙,第一轮杜康商标争夺战打响了。
    为了争夺“杜康”这块招牌,当时河南省政府、陕西省政府分别致函国家工商局、轻工业部、商业部,均提出杜康遗址在本省境内,应由本省企业承担恢复历史传统名酒的责任。
    最后,伊川酒厂申请的“杜康”商标于1981年被国家工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伊川杜康注册成功。5个月后,汝阳也向国家工商局提出使用“杜康”商标的申请。国家工商局根据有利于促进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发展的精神,同意汝阳使用杜康商标。之后,为协调杜康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国家工商局商标局又于1983年7月,将伊川、汝阳、白水三方召集到北京,以求座谈解决。当时,三方“杜康传人”达成一致意见:伊川酒厂从国家工商局商标局得到的注册“杜康”商标,允许汝阳、白水两家共同、无偿使用,即采用一家注册,许可三家共同使用这一方法,处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1983年10月,伊川酒厂与汝阳酒厂和白水酒厂签订合同,主要内容为:伊川酒厂同意两家酒厂使用杜康商标,本协议在杜康商标有效期内有效,两家酒厂发展的新品种的商标装潢要送伊川酒厂备案。
    第一场“杜康”风波就这样偃旗息鼓了。其后几年,三家企业致力于本厂发展,生产经营日益红火。但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三家酒厂在销售、广告宣传等方面逐渐出现了分歧,以致三家酒厂对当初杜康商标由伊川酒厂注册,由三家共同使用的协议出现了分歧。1989年8月,河南汝阳酒厂向国家工商局商标局提出了“杜康河”、“杜康泉”、“杜康村”商标的注册申请,这一申请的提出,拉开了长达15年的第二轮杜康商标战。
    伊川杜康酒厂认为汝阳杜康注册的3个商标和自己注册在先的杜康商标非常近似,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破坏杜康商标的显著性,所以伊川杜康立即向国家工商局商标局提出异议,要求商标局不能给汝阳酒厂注册这3个商标。
    1995年7月5日,国家工商局商标局作出裁定,核准了汝阳酒厂3个“杜康”系列商标的注册申请,并驳回伊川杜康的异议申请。伊川杜康酒厂一怒之下,2003年8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国家商评委告上了法庭,汝阳杜康酒厂被列为第三人。
    伊川和汝阳同为洛阳市下辖的两个邻县,如今为了“杜康”商标打得不亦乐乎,市里不得不出面干预了。1989年,洛阳市政府确定主办“中国杜康节”,并由两厂共同参加,力求使两厂团结合作。1992年,市政府还“拉郎配”式地让两家结成姻亲,组成中国洛阳杜康集团,但“强扭的瓜不甜”,双方的“口水战”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市场争夺最激烈的时候,他们甚至演出了“文攻武卫”的大戏。2001年秋季,在郑州举办的全国糖酒会上,双方在展会上各自打出“正宗杜康,根在伊川”和“汝阳杜康,酒祖故乡”的广告,以至于销售人员最后大打出手。之后,该集团趋于式微,最终烟消云散。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鲁迅先生的一首《题三义塔》难道不能给内耗不断的“杜康家族”以警醒吗?
    杜康是酒的代名词,在品牌内涵上无与伦比。但酒文化只能赋予企业灵魂,并不能赋予它旺盛的生命力,杜康要想再度崛起,制胜于市场,眼光恐怕不能只盯在商标、品牌上。
    在长达十几年的纷争中,国家、省、地方政府的行政手段对已出现的局面也无能为力,冲突和矛盾竟在法律框架内,成为两家酒厂宿怨的难破之茧。目前行政手段虽然超然事外,但在法律框架内,问题解决的结果仍是更为激愤的官司往来。
    在这种情况下,走整合之路就进入到相关人员的思维中来。“整合?怎么整合?我们年销售额1个多亿,他们如何整合我们?你见过蛇吞象吗?弄不好会被撑死。”汝阳杜康总经理常务欣激动地说。据其介绍,汝阳杜康目前拥有固定资产4.9亿元,年生产能力8万吨,利税达千万元以上,在2002年、2003年分别排名洛阳市利税收入第14位和第20位。
    而伊川杜康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由于经营不善,原来的伊川杜康酒厂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艰难度日,后深圳三九集团收购了他们,但其运作一段时间之后成绩寥寥,遂黯然退出。2003年年底,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洛阳深泰置业斥资4501万元收购了伊川杜康,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收购主体“伊川杜康实业有限公司”。伊川杜康实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梁跃生说,在他们收购之后的2004年,伊川杜康的销售额近5000万元,生产情况正日渐好转。
    面对两家企业现况,已到了非整合不可的地步。以今年初洛阳市工商局查处的“杜康酒祖”来说,伊川杜康说汝阳杜康侵犯了他们的商标使用权,而汝阳杜康总经理常务欣则激动地说,他们在2002年就开始生产这种酒,当时深泰置业还没有收购伊川杜康呢。常务欣还说,在2004年8~10月份,伊川杜康假冒汝阳杜康生产一星中华杜康,给他们造成了数百万元的损失。而伊川杜康则认为,汝阳杜康以较低价格出卖各类杜康酒专销权,大大伤害了杜康酒的品牌形象。
    有着古老历史与深厚文化内涵的杜康在商标大战中慢慢消耗着,这不能不说是我国民族品牌的一大悲哀。多少年的商标纷争已使“杜康”品牌价缩水49亿元。业界人士和法律专家对于这样一场持久战,也是痛心疾首,扼腕长叹。许多专家已经达成这样的共识:看待“杜康”商标纠纷不能割裂历史,要考虑历史和国情。既要考虑法律的发展变化,又要考虑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中制度的变化;既要讲法律效果,又要讲社会效果。其实这就是中国国情。
    中国商标协会专家委员会的董保霖说,杜康酒商标注册人的权利不应当是绝对的,而应当尊重历史事实和三家的实际共创、共有情况。他强调说,从维护公平、公正角度,后来修改的商标法出现了共有商标之后,其实这三家就应该在尊重历史事实的情况下,办理成为共有商标。
    而伊川杜康先后被三九集团、洛阳深泰置业并购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忧虑。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某教授认为,杜康商标也是国有资产的一部分,国有资产在转让的时候都要有审批程序的。伊川酒厂在转让的时候,商标有没有卖?如果卖了,要经过当地政府的批准,价值要经过评估。自作主张的转让是不合法的。董保霖更是认为,作为合同性质的注册商标,“杜康”随企业拍卖而转让是不大合适的。因为三家之外的第四家企业跟它是毫无关系的,这损害了创建杜康商标的另外两家企业的利益。要转让的话应该经过合同三方共同确定。
    商标战之争,使得伊川、汝阳两家酒厂战事不断,就是通过法律途径,孰是孰非也没有能划上一个圆满句号。“两伊战争”(汝阳古称伊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制约了“杜康”的发展。早就有有识之士大声呼吁,再这样打下去,这还是一场谁也打不赢的战争,与其纠缠于争商标归属,不如把“杜康”这个品牌做强做大。杜康人应该摈弃前嫌,共同承担起杜康酒的复兴大业,这才是杜康人不辱酒祖的惟一出路,也是杜康酒业的惟一出路。
 

 
 
   
 
版权所有:沈阳互晟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电话:024-31682990   
 
技术支持:互晟信息科技